用户名:密码:/帮助中心
天津货架网天津货架
首页 >>> 货架动态

TTIP很快能让英国超市的货架摆满转基因食品

  • 发布时间:2015-05-14 浏览量:1798次
  •  

     在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的反转基因运动之后,人们普遍认为,英国是不允许转基因食品进入本国的。

    然而欧盟的法律却发生了变化。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中的潜在国际贸易规则以及英国现有的政治环境,使英国民众很容易受到来自转基因食品的威胁。这些食品既包括在英国本土种植转基因作物,也包括从国外进口更多的转基因食品。

    造成这样的结果主要源于农业企业利益集团的游说。美国的农业综合型企业希望借助TTIP,将他们的转基因产品(食物、农作物、饲料和转基因饲养动物产品)打入欧洲市场。

    美国和欧盟监管协调是TTIP的核心。据报道,美国超市70%的加工食品含有转基因成分,这是美国与欧盟对转基因的监管协调可能带来的结果。

    欧洲公民对转基因食品的反对一直被认为是一项贸易的“非关税壁垒”。WTO不允许欧盟禁止转基因食品。TTIP也在进一步克服阻力。然而,原本要通过TTIP达成的目标目前正通过欧盟内部监管的变化而达成,这也掩盖了TTIP谈判中跨国公司的需求。

    支持转基因的英国联合政府一直是欧盟TTIP谈判的主要推手,也一直热衷于让英国接受转基因食品。

    趁协议还未达成,请好好享用非转基因食品!

    同美国相比,欧盟的绝大部分食物是非转基因的。

    在英国出售的少量食物含有转基因成分,出售时应按照欧盟相关的标识规定予以标明。据调查显示,将近40%的外卖餐点是用转基因食用油烹制而成。但是,餐饮行业本应按照欧盟法律的规定告知消费者,可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这么做。

    即便如此,转基因作物目前在欧洲的种植面积也很小。在英国有小规模的转基因作物种植试验田,但还没有商业化种植。

    欧盟每年进口大约3000万吨的转基因动物饲料(主要是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用来喂养猪、家禽、奶牛和肉牛、生猪以及养殖的鱼类。

    英国大部分超市不再保证他们货架上的产品都是非转基因的。由转基因饲料喂养的动物肉类制品也不再进行标注。在TTIP的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下,给转基因食品贴标签将很有可能面对来自企业的反对。

    在美国,转基因食品是否贴标签仍是一场政治博弈。大型农业企业Monsanto 已投入大量政治基金来防止贴转基因标签。

    欧盟转基因前景的变化

    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欧盟反对转基因运动人士穿着白色的防护服,同英国抵制转基因的人士一同拔除了转基因作物。欧洲为了顺应民众的希望,一度禁止转基因食品流入欧洲市场。

    英国政府曾在全国范围内组织转基因的辩论,随后以一篇“转基因国家”的报道表明公众对转基因的强烈反对。2012年时英国所作的一次深度调查表明,反对的声音并没有减少。

    但在2003年,美国、加拿大、阿根廷三国针对欧盟禁止转基因产品的规定向WTO正式提起控诉。WTO于2006年作出裁决,称欧盟作出的禁止性规定是“贸易限制”举措,违反了欧盟贸易自由化的承诺。

    欧盟方面没有上诉。在此之后,通过对转基因作物逐一进行产品评估,转基因食品才开始进入欧洲市场。面对WTO的裁决同欧盟民意之间的矛盾,欧盟有关机构和政客延迟了推广转基因食品的速度。

    但现在,大型综合型农业企业和转基因的支持者们正在推进现有的评估机制,应对TTIP预定的“监管协调”目标。

    表面上看,TTIP将不会改变欧盟现有的转基因法律规定,但实质上“不改变”的保证是假的。

    2015年1月,欧洲议会批准了欧盟的一项指令,在欧盟整体接受转基因作物进入欧盟市场后,允许单个成员国拒绝将其引入本国。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成员国拥有拒绝转基因产品进入本国的权力,那么转基因产品在进入欧盟层面时的阻力将会被减弱。

    应当注意的是,在欧盟层面的评估没有达成充分一致的情况下,决策权将转到被企业影响的委员会手中。欧盟委员会现在也在考虑,是否要改变转基因作物的进口体制,比如转为“成员国选择”的体制。而对于新产品进口的评估也迫在眉睫。

    然而,另一个变化是一个名叫Steve Druker的美国律师在其最近出版的《改变的基因,扭曲的真相》一书中,揭露了科学家和政客们在转基因问题上的腐败。

    转基因食品安全吗?

    很多人依旧不愿意吃转基因食品,或不让他们的孩子吃。有些人认为如果能减少化学物质的使用,转基因食品还算是不错的选择。但当前的情况是,一些转基因作物的基因能够承受大量喷洒的除草化学物质。因此,转基因食品和饲料作物中运用了大量化学物质。

    欧盟在里斯本条约里规定了所谓的“预防原则”,“预防原则”指除非能够证明产品是安全的,否则不能允许该产品进入欧洲市场。但美国方面采用的是所谓的“充分科学证据”,即除非被证明有损害,否则不应被禁止。“证据”源自研究机构的实验,但产业资金对于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就好比产业与调控管理之间的那道“旋转门”。

    但科学作为一个动态的知识体系,科学证据是不完整也是不确定的,几乎每天都有新发现。因此,必须谨慎、负责地使用科学证明。

    对于基因工程这种既不被控制也无法召回的重要技术,更是如此。因此,预防原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充分科学。但受TTIP“协调”因素的影响,在转基因产品评估过程中应用欧盟的预防原则,面临着巨大压力。

    而对于另一个层面的问题,Steven Druker在他的书中进行了阐述。相比科学研究,他的著作是基于15年来对政界和科研机构串通一气,对转基因科学研究造假的调研。

    Druker表示,政治家们造假的目的是为了混淆公众视听,向人们灌输这样一种理念,即在全世界范围内供应转基因食品是有科学依据的。

    对于一些转基因的评估也应考虑从Steven Druker处获得的信息,比如最近一直支持转基因和TTIP的英国食品标准局作出的评估。

    作物“共生”?一个愚蠢而有用的说法

    转基因作物与传统作物和有机农业能够“共荣共存”,这只是一个传说。作物之间的交叉污染是不可避免的。苏格兰和威尔士希望完全不接触转基因。作为一个岛国,英国能够尽量减少来自欧洲大陆转基因作物种植带来的交叉污染。

    转基因作物以及对转基因作物使用的化学物质会对野生动物产生潜在危害,而野生动物对于粮食作物生产和天然防虫是至关重要的。

    此外,广泛用于转基因作物的化学物质(例如为了清除杂草而广泛使用的除草剂)会产生“超级杂草”,这就需要更多的化学物质来除掉它们。

    在北美和南美地区的国家,很多转基因作物、食品和动物饲料是用做生物燃料。转基因“Bt棉花”会产生杀虫毒素,而这类棉花广泛种植在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和其它地方。

    孟山都、巴斯夫、拜耳、陶氏化学公司、杜邦公司和先正达是最大的生物技术公司。这些公司主导了农业市场和世界种子、农药、生物技术行业。在美国,孟山都通过向政治家的捐赠以及提拔其员工到美国政府工作等方式,已成功地将相关规定放松?这是“监管的旋转门”。

    这也是为什么Druker一书对于转基因辩论如此重要,以及我们是否正在辩论“科学”?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考虑更广泛的因素,而不只是“贸易自由化”和企业利润?或者讨论我们收到的科学信息是怎样被腐化的。

    现在怎么办?

    现在,英国的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一直支持向本国引入转基因食品和农作物,也支持欧盟推动TTIP谈判的政府。劳工党也支持转基因,只是不像联合政府那么热情。支持转基因产品并极度支持TTIP的食品标准局,是一个重要的政府参考部门。

    但另一方面,绿党明确反对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绿党提出禁止将转基因产品投放到当地环境中,也不同意进口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和饲料;同时暂缓对于转基因物质对环境、生物多样性以及人和动物健康安全的综合评估。绿党还支持出台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使得企业对交叉污染以及转基因生物的不良影响负责。


    尽管最近绿党的人数和人气日渐高涨,但即便是最乐观的支持者并未指望他们在选举中能够获得多少席位。

    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意味着现在很难阻止在英国本土种植转基因作物和进口大量转基因食品。除非民众明确向当局表态,不希望也不接受政府支持转基因食品进入英国的做法。

    民众们可以向议员候选人诉说他们不需要转基因,请议员候选人坚持这一点。民众需要公开辩论,包括政治游说和科学领域的透明度。

推荐商家排行
网站优化
天津货架网|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加入收藏|免责声明|网站优化
Copyright© 2019 :天津货架网   点击这里与我在线洽谈  津ICP备11002861号-6